学术动态
当建筑学遇上景观学
2014-12-04 10:15  

  

    中国当代高等教育面临诸多挑战,尤其是新兴学科的出现,迫使我们重新审视调整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 

  时代的需求推出了很多新的学科和新的名词,如:景观设计。在英语中称之为landscape architecture,land是“土地”,scape是“景”,architecture有“建筑”和“构建”两层含义,在此是“构建”之意。因此,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意思是:构建土地上的风景。景观设计在法语中称为 architecture du paysage,architecture仍然是“构建”之意,pays是“土地”,sage是“智慧”,因此,architecture du paysage的意思是:构建智慧的土地。与此类似的词汇还有:风景园林(landscape garden),园林(gardens),园艺(horticultural)。 

  近年,这个学科在建筑学院、美术学院和农业园林学院都被纷纷设立。景观设计是如何产生的呢?景观设计又如何与其它姊妹学科(主要指:建筑、园林和艺术)共同发展呢?纵观世界各国景观设计近代发展历史,不难理解:景观设计在各个国家的起源不同,但发展方向一致。 

  在美国,约1860年奥姆斯特德首次提出景观设计(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概念,他和他的朋友在100多年前购买了一片纽约城边的荒地,这块地一直做为百姓的休闲绿地,没有做建筑开发,今天这片荒地成为纽约中央公园,成为城市的中心。纽约中央公园的出现改变了我们对城市规划的认识,它革命性的取代了传统的商贸中心(经常位于市中心),为城市留下了一片绿肺,使城市的生活更具人性化。因此,奥姆斯特德做为精英文化的代表人物在美国推出了景观设计。 

  在法国,景观设计的出现与社会发展息息相关, 在二战结束后,法国先后放弃了其殖民地统治,大量移民涌入法国,为法国提供了城市扩建的劳动力。可是,在迅速的城市扩建过程中,法国人发现了一些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园林师和艺术家工作领域的盲区,如:城市与乡村的边界设计,城市入口设计,新的生活方式等。是时代的需求使法国人酝酿着新的学科和新的行业,在1968年,法国正式确立
景观设计学科。事实上,法国地理学家迪翁于1934年就撰写了《法国乡村景观的形成分析》一书,法国和德国的地理学家都认为:景观是地理学中可见部分的重要内容。 

  在德国,1960年代工业革命结束时,德国面临着工业城市向金融城市、文化城市和旅游城市转型的难题,景观设计承担了这个转型过程中的主要角色。 

  在中国,景观设计是“空降的”引进的,中国并没有给景观设计诞生的土壤,很多人把景观设计看成是园林设计在这个时代的新名词。也有人把景观设计看成建筑设计的陪衬,为建筑装点绿色衣裳。还有人把景观设计看成是视觉造型艺术。“景观设计”在中国近年混乱的城市化建设中成为“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的代名词,中国在2000年前并没有真正意义的认识景观设计。而今天,中国在发达国家丰富经验的基础上,正在大步的追赶,朝着共同的目标“呵护我们的地球,让一切生命和谐共存”而努力。 

  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建筑学如何面对景观学? 

  景观学研究土地上一切元素的和谐共存关系。建筑是土地上的一种构成元素,土地上还有山川 、河流湖泊、植被、各种动物、昆虫、人、土壤和交通网络等。景观学从宏观的角度协调组构着人居环境和生态系统,建筑学需要积极的参与这个系统的完善和运作。在考虑建筑自身需求的同时,还要考虑总体景观环境中需要研究的其它元素,使建筑合理的介入环境之中,任何一种空间元素都应该以“介入”的形式与环境对话,而不是主观臆断的改变环境,更不应该以“人类中心论”的片面观点看待建筑和景观环境。 

  在法国,城市规划师没有注册资格,只有建筑师和景观设计师有注册资格。在1968年法国确立
景观设计学科以来,逐渐显现出景观设计教学的综合性和先进性,景观设计从生态的视角和人体空间感知两个层面的深入研究,使城市规划、土地研究和生态研究相结合,将公共空间设计与使用者的感受研究相结合。景观专业的出现使建筑师从更专业的角度关注生态环境与建筑的关系,关注使用者的需求和生活方式。 

  在建筑教学中要努力提高对景观学科的认知水平,拓宽综合知识,为更准确的完成设计打下基础。建议在建筑学院开设相应的景观学课程(基础课、实践课和设计课)。 

  基础课主要包括:生态学、植物学、水文学、大气学、地理信息系统和土壤学等。其中植物学课主要的教学内容重点在了解植物的生存环境和习性上,要让学生了解不同的植物种类适合在何种土壤中和湿度中生存,不要僵化的死记硬背植物名称。 

  实践课主要是通过实践加强对基础课知识的理解。该课程主要由设计课老师承担,由基础课老师参与作业点评。两个目的:一是通过基础课教师的点评,让基础课老师理解景观设计专业基础课的重点教学内容,二是使基础课知识更具实践性,通过基础课老师的深入点评,使景观基础课知识的研究更准确、更有深度。如:我2005年在法国里尔国家建筑与
景观设计学院上的一个实践课《城市里的树》,这是一个通过实践的方式对自然科学知识在真实的生活环境中进行具体研究的课程,学生可以在城市中发现很多现实存在,而书本并没有论述的特例,这个课程是让学生去寻找理论与实践的落差,让景观教学更加趋于真实和实用。带着这些疑问,我走向里尔街头,并发现了很多“可疑的树”,但让我最好奇的是在通向沃绑公园的马路上有一排树全部向马路中心倾斜约15度,街道平均宽16米,机动车道宽10米,两侧人行道分别宽3米(图1)。工作从这条街道开始,我仔细的观察着每一棵树和树木周围的环境因素用来寻找树木倾斜的原因,我提出了很多解答的设想: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第一个假设是很可能靠马路一侧的树木根系常年被车辆压迫,从而使该侧根系土壤压实,树木根系无法正常吸收水分,最终导致树木整体向马路中心倾斜的现象,该假设被教授否认了。教授说:“你的假设可能是树木倾斜的原因但不是该条马路树木倾斜的主要原因,因为树木主干距车道有约3米,树木根系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此外,该街道仅通行轻型小轿车,这些百年老树的根系早已深入到地下12米深并已完全适应其土地条件。” 

  第二个假设是很可能由于来自于英吉利海峡的季风长期影响导致树木的倾斜。经进一步对该城市规划史的研究使我推翻了这个假设,因为在季风吹来的方向,在树木种植之前就已建起了一排4层的楼房,即便有季风的影响也不会导致树木如此倾斜。很明显,这些树木也不可能是栽种斜的,因为它们倾斜的如此一致。 

  最后,植物学家给了我一个准确的答案。那是因为树木在高温的夏季为了给树根降温而本能的倾斜来制造树阴。我听到这儿,简直惊呆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树木会有这样的本能反应,它真的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在我的大脑中立刻出现了很多问题: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环境?什么是景观设计?景观设计真的是为了满足“人们”生活的需要吗?这种具体而实用的实践课使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的基础知识,以小见大的窥视现代景观和景观中的一切构成元素,为设计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 

  设计课内容很多,重点让学生把控大中小三个尺度的研究,即:大尺度的土地规划方法,中尺度的空间设计(如:使用者的活动方式等),小尺度的节点设计(如:扶手和道牙等)。设计课要有坚实的基础知识支撑才能使各种设计方法运用的游刃有余。在设计课中需要不断训练学生抽象思维(空间感知)和逻辑思维(科学知识)的转换。空间感知的方法可以让学生在游戏中梳理场地理解的主次内容,并在场地中提炼设计灵感(在安建国著的《法国景观设计思想与教育》一书中有详细讲述)。科学知识可以让学生将感性的信息通过理性的方式落地。设计不再是伏案冥想,不再是枯燥的调研,而是生动的生活体验和严谨的科学论证过程。 

  建筑学的学生通过对景观教学的了解,可以拓宽思路,使建筑设计更具特色和实用性。灵感不在自己本行范围之内,它在别种领域之中获得一种意象,设计师将这种意象反复的思索玩味,直至达到思想的饱和,然后再用自己的职业语言把它翻译过来,这种意象的蓄储就是灵感的培养。新的时代、新的需求、新的思想、新的教学和新的实践推动着我们的社会前行! 

                                                     

 来源:景观中国

关闭窗口